栏目导航

学术论文

民事纠纷的法院多元解决机制研究——以泉州法院的司法实践为主分析

发布时间:2014-12-25 作者: 来源: 阅读11354次

民事纠纷的法院多元解决机制研究

——以泉州法院的司法实践为主分析

蒋武庆   赖莹莹  (鲤城法院)

一、泉州法院的多元解决机制概况

当今社会变动速度较过去大幅加快,产生的纠纷也往往具有多方面交叉、多角度复合、多主体相关的特点,把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一个综合性强、权威性高、公信力大的纠纷多元调处机制,是化解社会矛盾纠纷的有效手段。近年来,泉州法院受理各类民事案件数量迅猛增长,特别是民事案件增长更为迅速。见下表:

1泉州法院2010—2012年一审民事案件数量     

单位:件

年份

2010

2011

2012

一审民事案件数

38296

49759

61084

资料来源: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应年份统计数据报表

通过上表可以看出,泉州法院系统受理的一审民事案件以每年1万件左右的数量递增,案件压力十分巨大。为此,泉州法院民事审判部门运用司法ADR原理,按照《民事诉讼法》中关于调解、委托调解的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健全诉讼与非诉讼相衔接的矛盾纠纷解决机制的若干意见》的要求,进行了多元解决机制的探索工作,通过有效整合社会资源,大力推行多元联动调解机制,主动争取公安交警部门、工商局、工会组织、妇联组织等政法单位、行政机关以及社会团体的支持和配合,力争实现司法权与行政权、社会力量的和谐联动。采取的主要做法有:

(一)在基层人民法院全面成立人民调解工作室。人民调解工作室主要挂靠在各基层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由当地司法局选派人民调解员进驻,开展诉前调解、接受委托调解、协助法院调解及法律咨询等业务。人民法院利用人民调解工作室开展先行调解工作是践行新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表现。诉讼调解与人民调解功能互补、工作互动、程序衔接的良性机制,节约司法资源。同时,人民调解工作及人民调解协议的司法确认程序均不收取费用,进一步做到便民、利民。

(二)设立交通巡回法庭。各基层人民法院根据实际在各交警大队设立交通巡回法庭或者交通巡回审判点,以此为依托开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立案、调解、开庭、诉讼保全等工作。

(三)与工商局的调解衔接机制。中院与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联合出台《关于开展消费纠纷行政调解与诉讼调解衔接工作的意见》,指导本项工作的开展。主要做法有:人民法院邀请或委托工商部门调解消费纠纷,经调解达成调解协议的,由法院制作调解书,未达成调解协议的,由法院继续审理。工商部门调解消费纠纷案件达成的调解协议,双方当事人认为有必要并均同意的,可以共同向人民法院提交相关材料,申请依法确认调解协议的效力。

(四)依托工会组织,设立“劳动争议纠纷接待点”。 选任工会人员担任人民陪审员或执行联络员,积极邀请工会人员协助相关诉讼调解,畅通劳动争议纠纷案件渠道,共同构筑化解劳资纠纷多元化机制,加强该类案件的调解和审判工作。如泉港区48名外来工人与福建万家鑫轻工发展有限公司因辞职引发工资款纠纷,工人围堵国道,到管委会办公楼静坐,扬言要跳楼。区委区政府迅速组织人事劳动局、工会、管委会、公安局、当地党政等多部门进行协调解决,泉港法院得知后即提前介入,通过多部门联合调解,最终在两天内让农民工及时领到应得劳动报酬19万多,彻底化解了该纠纷,案件也就不再进入法院。惠安法院与县、市总工会密切配合成功地审理张凤琼等5名职工诉惠安壹智鞋业有限公司工伤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得到有关领导和部门的充分肯定,福建省电视台《新闻启示录》栏目对该案例作了正面宣传报道。

(五)邀请人大代表协助诉讼调解。在法院法官的主导下,根据案件的实际需要,向人大代表发出邀请,通过情与理的结合,使人民法院的诉讼调解更具针对性和专业性,提高纠纷的解决效率和效果。在近四年的实践中,全市两级法院与各级人大有效沟通、密切配合,逐步形成了法院、人大、诉讼当事人良性互动的局面。两级法院特别是各基层法院及其人民法庭的积极作为,不仅有效地化解大量民间矛盾纷争,为大调解诉讼格局的形成积累了宝贵经验,也为维护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作出了贡献。这项工作不仅得到社会认可和人民群众普遍赞赏,也得到了各级党委、人大和政府有关部门的充分肯定。

(六)其他多元联动调解机制。鲤城法院持续开展“法官进社区活动”,;丰泽法院在诉讼调解过程中邀请丰泽区检察院民行科派员监督并协助对民事案件的调解工作,实现调解过程合法、公正、透明;安溪法院在安溪茶都、茶镇、茶企、茶叶合作社、茶场、茶园等重点涉茶领域全面设立调解工作室;德化法院建立 “民商事纠纷案件速调中心”,对争议不大,事实清楚的案件在立案审查期直接由速调中心进行调解解决,大大缩短了案件的审理期限。

二、从法律层面对泉州法院的多元解决机制进行考察与分析

(一)泉州法院的多元解决机制的运作

调解是为了满足各种诉讼当事人的不同需求,但因为我国特殊的调解制度,法院的多元解决机制必然要在法定的框架内运作。

1.调解的管辖

除了人民调解工作室受理纠纷存在法定情形外,泉州法院委托调解,邀请协助调解的对象均没有地域的限制,如晋江法院受理的案件可以委托石狮交警部门调解;鲤城法院受理的案件可以委托晋江工会组织调解。当然,这种工作并不是盲目的,而是根据案件的实际需要来确定被委托调解机构或者受邀请协助调解的对象。                                               

2.调解的启动                                              

除了人民调解工作室所调解的案件中有一部分是纠纷当事人自行寻求人民调解工作室要求化解纠纷以外,其他如涉及交警部门、工会、妇联等都是案件已经进入诉讼程序,法院认为相关机构的介入有助于化解矛盾,调解纠纷,在征得双方当事人同意的基础上,将案件委托或者移交给有关单位调解。

3.调解的过程                                                   

因为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可以依照执行,泉州法院在处理这类调解案件时非常灵活。有的案件是完全移交给被委托机构进行调解,有的案件则是与被委托机构共同调解。其中,人民调解工作室的调解自由度最高,因为人民调解自有其一套运行机制,即使案件是由法院委托调解,审判人员一般也不会参与调解的过程,而是发挥人民调解员的能动作用进行调解。而大部分的案件则是由法院审判人员与被委托机构工作人员共同调解,如涉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之于交警部门,劳动争议纠纷之于工会组织等等。

4.协助调解人的选任                                      

通过多年的实践,泉州法院普遍建立的协助调解人花名册,主要是各级人大代表和人民调解员。因为上述两个群体的人员相对更为稳定,且在全市范围内分布较为均衡,法院审判人员只需根据当事人的户籍地、住所地、工作地等情况就可以比较容易地找到合适的协助调解人。                 

5.调解的结果                                      

人民调解工作室调解未果的纠纷可以由当事人选择是否向法院提起诉讼,调解成功的亦是由当事人选择是否向法院申请确认调解协议。其他法院委托调解或者邀请协助调解的案件,由于仍然诉讼诉讼程序中,调解成功的按照《民事诉讼法》关于调解的规定办理,调解不成功的则由法院继续相应的诉讼程序。

(二)从司法ADR层面对泉州法院的多元解决机制进行考察与分析

1.对泉州法院的多元解决机制进行定性

泉州法院开展多元联动调解并非是司法ADR的完整体现,仅仅是在我国现有民事诉讼制度框架下对法院多元解决机制作出的一些探索。泉州法院近年来受理的民事案件数量激增是促使这种探索开始的重要因素。而这种探索既借鉴了国外司法ADR的优势,又紧密结合了我国司法环境的实际情况,是一种十分有益的探索。

2.对泉州法院的多元解决机制多角度考察

泉州法院在受理案件时,按照《关于进一步贯彻“调解优先、调判结合”工作原则的若干意见》规定,建议当事人先经过附设在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的人民调解工作室的调解。这一点与德国的起诉前强制调解制度相近,不同点在于我国没有强制诉前调解的规定,法院只有建议权而无强制权。而邀请交